为新文学存史、立传 《新文学史料》创刊四十周年_祝愿歌歌词

包晓琳

2019-06-12

titanfall为新文学存史、立传 《新文学史料》创刊四十周年_交通部质检总站

10号文

聂远老婆

为新文学存史、立传 《新文学史料》创刊四十周年_祝愿歌歌词

人民网北京3月21日电1978年,在改革开放“扬帆”之际,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杂志《新文学史料》在百废待兴中诞生。2019年3月20日,“《新文学史料》创刊四十周年纪念会”在京举行,来自出版、文学、史料研究等领域的嘉宾齐聚一堂,共同纪念刊物创办四十周年。

在这四十年间,《新文学史料》发表我国现代文学发展各个历史时期的重要史料、重要代表人物的文章及回忆录,介绍不同风格流派,为真实反映我国现代文学发展的历史全貌提供参考资料。“它的办刊宗旨与改革开放以来的时代新风紧密相连,以自己的方式内在体现‘解放思想,实事求是’的改革开放精神。”中国作协副主席阎晶明谈到。为新文学存史、立传:尽力还原文化记忆从1978年创刊伊始,这本刊物就追求着对“五四”新文化运动重新进行客观、学术的追忆。正如发刊词提到的:“从1919年五四运动到1949年新中国建立,我国现代文学三十年的历史也是一部披荆斩棘、充满斗争、不断前进、波澜壮阔的历史。

”为抢救文化遗产,1978年3月,在《新文学史料》创刊前夕,人民文学出版社时任社长韦君宜拜访了茅盾等一批新文学老前辈、老作家,请他们在新刊物上发表文学回忆录等史料文章。

茅盾率先在刊物上发表长篇文学回忆录《我走过的道路》,接着,冰心、巴金、老舍、沈从文、姚雪垠、张恨水、闻一多等老作家陆续发表文学回忆录或传记,为后人的现代文学研究提供了珍贵的史料。

刊物一直最大限度逼近历史真实,让事实说话,以史料为依据,这也是老主编牛汉先生的办刊追求,在现任主编郭娟看来,“牛汉先生塑造了《新文学史料》的品质,是这个刊物的灵魂。

他在政治运动中被整过,但他超脱了政治,勇于呈现历史真实,这难能可贵。

”锐意与包容并进:力求展现新文学的完整面貌时至今日,《新文学史料》已不间断地出版四十年,总计出版162本。

它已成为“五四”运动以来中国新文学的一部大型“回忆录”、丰富的史料库。

《新文学史料》一直在介绍不同风格流派的文学社团、刊物、作家、作品。

在思想解放运动的伊始,此刊就兼收并包,不但刊登“左翼”作家的史料,而且敢于刊登自由派作家、旧文学鸳鸯蝴蝶派作家的史料、甚至当时尚未平反作家的史料,力求最大限度还原中国新文学发展的真实、完整的历史图景。

学者郭斌介绍,《新文学史料》创刊不久就顶住“压力”,特别重视之前被边缘化的作家的发掘,陆续刊发了胡适、沈从文、林语堂等人的作品或相关研究,“这是中国现代文学拓宽研究范围,转变研究范式的重要信号。

”走过风雨四十年:在困境中进取人民文学出版社社长臧永清说:“《新文学史料》具有很高的社会效益,需要投入大量的精力,但在经济大潮的冲击下,一直难以取得对等的经济效益。

”他认为,虽有人民文学出版社、高校文学研究机构等的资金支持,但真正吸引到从小“营养”丰富、“口味”挑剔的读者才是长久的解决之策。站在创刊四十周年的节点上,《新文学史料》也面临新的问题:新文学即使从1915年《新青年》创刊算起,也只有三十几年历史,而《新文学史料》已经走过四十年风雨,“内容荒”的窘境不断凸显。对此,编辑部也提出了应对方法:挖掘留存在民间、海外的稀见的重要史料;进一步解放思想,还原“新旧共生”的文学生态;扩展历史空间,向前追溯到清末民初的近代,向后延伸到80、90年代的当代;组织专题,反映疑点、热点问题等。臧永清表示,其中,向中国当代文学拓展将是《新文学史料》今后工作的重点。(王静岩)(责编:王静岩(实习生)、黄维)。